福运来彩票|福运来彩票官网_Welcome:【all狄】当狄仁杰穿越到all白文

福运来彩票|福运来彩票官网_Welcome

  本也没当一回事,不过继续批阅卷宗。好不容易批阅完后,随手翻了翻谁知一不小心便着了迷。

  草草的翻阅完后,狄仁杰心理五味杂陈。并表示:书中那个粉嫩青涩受了委屈就泪眼汪汪哭喊不要的天真傻白甜,怎么可能会是李白。

  那个说什么「你们别为我打起来」「为什么我那么命苦」「等等你受伤了很痛吧」的角色,其实只是借用了剑仙李白的名字而已。

  还有智谋难近唯独对李白十分上心的诸葛亮、冷酷无情却只对李白温柔的韩信、不尽人情乱杀无辜却处处帮助李白的嬴政……

  不过基本上还是挺欢乐的,不过在看到自己出场的时候,狄仁杰还是挺期待自己在文中是个怎样的人。

  只因为自己是文中唯一一个炮灰,还是那种低智商处处找死的类型,明明有着强硬的背景,却偏偏到处招惹仇恨,最后作死到下惨凄凉的炮灰。

  文中的狄仁杰心思狭隘、为人阴狠、**、不要脸......似乎所有的贬义词都可以用来形容他。

  狄仁杰眨了眨眼,愤恨地指责下作者眼睛瞎,自己即便平时板着张脸严肃了些,也不会像书里那卑鄙的人一样吧。

  是的,已经看淡的狄仁杰,早已把书中的自己和所有人当成了,只是同名同姓罢了,对此才无动于衷的继续欣赏。

  狄仁杰躺在床上抓住一角被子拉过盖好,到底还是对文中李白有些不能释怀,看来得禁禁李白几日出入了,要不难消心头委屈。

  「大人你可算开门了。」李元芳一见狄仁杰总算出来,急忙上前拉住狄仁杰的手,又言:「外头可都乱了呢。」

  李元芳虽是有些奇怪今日狄仁杰的反常,但也没放心上。不过静待狄仁杰的指示……

  狄仁杰思索下“穿越剧情手册”所说,兰陵王今日会来到长安,想必现在与李白碰面了?

  不知为何,狄仁杰一想到此,内心莫名的涌上一种他也说不清道不明的难受感……

  李元芳看着狄仁杰渐渐远行的背影,脑袋空白,许久才缓缓开口说道:「大人刚刚是不是说了——巡逻……」

  狄仁杰东看西看,似乎在寻找什么一般,突然一个转角,狄仁杰只觉眼前一黑,便再无意识。

  李白挂着乖巧无害的微笑走到银时身边,轻声说道:「这不是狄大人吗,真巧阿。」

  「倒是大人,我见你像是在找人,找谁呢?不会是找我吧。」目光不曾离开狄仁杰身上。

  李白见此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物,笑意更深,眼底多了一抹愉悦,不过面上不动声色地向狄仁杰点头,似是回礼般。

  狄仁杰被李白盯的发慌,下意识说道:「少往自己脸上贴金。」语毕,扭头不去看那人。

  闻言李白蹙眉,似是在思考什么一般,许久才开口道:「这不应该阿?你不是恋我恋的无我不行,怎么是这种反应……」

  「……」嗯?等等这个李白怎么和书里的不一样?反而有些傻……该不是伪白莲实黑莲花吧?糟糕了,那这时应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似是了解什么的李白,看着眼前还有些状况外的狄仁杰,开口又言:「我认为我们该好好认识一下」蓝眸望着,嘴角上扬。「你说是不,狄大人,怀英。」

  看着书的内容,李白只想发表一句感想书里那个粉嫩青涩受了委屈就泪眼汪汪只会哭着喊不要的天真傻白甜,是谁?

  那个说着「你们别为我打起来」「为什么我那么命苦」「等等你受伤了很痛吧」的人物其实只是借用了自己名字的二货吧?

  还有智谋难近唯独对李白十分上心的诸葛亮、冷酷无情却只对李白温柔的韩信、不尽人情乱杀无辜却处处帮助李白的嬴政……

  不过李白也没多大感想,反正他不认为小说中的那个懦弱的哭包会是他自己,直到看到“狄仁杰”的出场。

  只因狄仁杰是全文反派中的唯一一个炮灰,还是那种没带智商孜孜不倦致力于找死明明背景强硬却偏偏能把自己作死下场凄惨的炮灰反派。

  文中的狄仁杰心思狭隘、为人阴狠、下作、不要脸......似乎所有的贬义词都可以用来形容他。

  李白眨眼,冷静回想了一下自己印象中的狄仁杰,然后果断否认书中那个卑鄙的猥琐小人不可能是他亲爱的怀英。

  终于看完整本书后,李白把书一扔,想着一觉醒后天也该黑了,如此就能光明正大的去找狄仁杰。

  在陷入梦境前,李白迷迷糊糊的想“这么有趣的书,该拿给怀英看看。不知道怀英看到书中那个迷恋自己的狄仁杰,会是什么反应,想想都有趣……”。

  李白再次睁眼,发觉四周环境变了,再三确认不是梦境后,李白面无表情,内心感叹——睡个觉都能穿越到那本烂书里来……

  李白按着穿越剧情手册的指示,一大早就提前往市集,在约定的碰面地点瞎逛,等待兰陵王……

  李白照着手册的内容,故意和兰陵王亲密,借此让书里的狄仁杰不满,好完成第一项任务。

  不过都要巳初也不见狄仁杰的踪影,李白很是疑惑,内心想道:书也带BUG的吗?

  如此一想,李白抬眼便见狄仁杰东张西望像是在找寻什么的模样,不觉一阵有趣,随意和兰陵王说了几句,便悄悄的前去赌狄仁杰。

  看着昏睡中的狄仁杰,李白莫名有种熟悉的感觉,不管是睡着的模样,还是呼吸的频率,就像是——他的怀英一样。

  当李白望见狄仁杰醒来,先是看了眼四周,再将注意放在自己身上,然后瞪大了眼,却迟迟不语的模样……

  李白挂上乖巧无害的微笑走到银时身边,轻声说道:「这不是狄大人吗,真巧阿。」

  狄仁杰被李白如此盯着,脸上一闪而过的慌张,随后僵硬的扯一下嘴角,露出“友好”的微笑向李白打了招呼。

  李白见此很是有趣,笑意更深,眼底多了一抹愉悦,不过面上不动声色地向狄仁杰点头,似是回礼般。

  狄仁杰着实被李白盯的发慌,下意识说道:「少往自己脸上贴金。」语毕,扭头不去看那人。

  李白眼底添上一抹兴味,说道:「这不应该阿?你不是恋我恋的无我不行,怎么是这种反应……」

  李白看着眼前还在状况外的狄仁杰,目光灼热「我认为我们该好好认识一下」蓝眸望着,嘴角上扬。「你说是不,狄大人,怀英。」

  看着狄仁杰总算察觉自己盯着他,明显吓一跳露出紧张的神情,李白饶有兴味的眯起眼。

  「怀英你说我好好的睡个觉,怎么就穿越来了。」李白一想到自己的遭遇,就很是愤怒。

  「别啊,怀英。」李白看着狄仁杰手中,自己的美酒,露出委屈巴巴的表情「你看我弱小的心灵,还没因为这事而坚强……」

  于是李白自知自己这个月的酒都泡汤了,干脆转移话题。神色也严肃起来「算了,来说正事吧。」

  「算了。」李白看着狄仁杰心虚的小眼神,知道他爱面子,也不再多逼「不过我那任务,真不是人做的。」

  「那本破穿越手册,竟然要我和高长恭一起逛市集……」李白越说越是不悦「怀英你知道在遇见你前我是怎么过来的吗?」

  不过想归想,狄仁杰知道自己逃是逃不了,于是想着有李白在,最少还有人陪自己一起扛。

  「生气倒是没有。」顿了顿「不过我的任务是要“你和长恭在大街上勾肩搭背”,然后……」

  李白本想憋住气,使自己不笑出来,可一看见狄仁杰那哀怨的小眼神,他就——忍不住。

  李白见此吞了口口水,收起笑容,深怕一会把自家媳妇给气跑了,可就得不偿失了。

  「不过,不就是说句“哼!竟然敢抢我的男人!绝对会让你见不到明日的太阳!”吗?」

  「算了。」狄仁杰无奈的叹了口气,又言:「不过太白你不会也是一觉醒来便穿越了?」

  「知道了,怀英。」李白说着便用哀怨的小眼神看着狄仁杰「可我想今夜……」话还未说完便被狄仁杰打断「想什么呢,又不是见不着。」

  于是。李白和狄仁杰走出杨玉环的乐坊,便想按着计划好的先找到兰陵王,再让李白和兰陵王勾肩搭背,借此让狄仁杰完成任务。

  明世隐本只是收到消息,得知兰陵王从西域来到长安,顺道想来见见此人。找李白则是正题。

  「太……」明世隐话还未出口,便望见站在李白身旁的狄仁杰,原本喜悦的眼神,随之黯然起来。

  我可爱乖巧温顺可人的太白,怎么会和刁蛮任性无脑的狄仁杰在一块,是不又被狄仁杰这家伙逼迫……

  如此想着,明世隐缓步走到二人跟前,开口道:「狄仁杰你想对太白做什么!好好的治安官,早巡不干,赖在太白身旁做什么!」语毕,便作势要将李白拉到自己身旁。

  「明世隐你想多了,怀英能对我做什么?」李白对此闪躲明世隐,往狄仁杰又近了几分「再说了怀英是否早巡,与你何干。」

  「?」明世隐闻言不解,毕竟平时的李白不是这样,照理说李白不该严恶狄仁杰吗?

  明世隐见此握拳,下一秒便上前抓起狄仁杰衣领,骂道:「狄仁杰你别在太白面前装,虚伪的**。」

  「你做什么,明世隐!放开怀英。」李白想也没想便上前拉扯,想让明世隐松手「谁准你欺负他的!」

  李白此话一出,不光明世隐愣了,还引来一群围观的民众,同时也包含一直在找李白的兰陵王。

  「无碍,对了……」说着靠近李白耳旁,仅用二人能听到的音量,说道:「长恭就在附近,你先将明世隐打发走,助我完成任务。」

  明世隐见狄仁杰离去,也顾不上适才狄仁杰对李白说了些什么,一心想着要对李白解释,不让李白误会自己……

  狄仁杰离开后,便躲在个离李白、明世隐二人不远,且能清楚观察、窃听的巷弄……

  明世隐见狄仁杰走远直到身影消失在眼帘,便急忙上前搭住李白的肩头,深怕李白跑了一般。

  「有什么好解释的?」李白被迫停下步伐,扭头看向明世隐问道:「适才攥着怀英不放的不正是你?」

  「我……」明世隐话还未说完,便被李白打断了「我不想听你解释,但我得声明,别再有下次!」话音刚落,也不管明世隐如何,便离开。

  叹口气,低吼「狄仁杰!」桩子也就结的更深「我要你不得翻身!」语落,明世隐衣摆一挥,便也离去。

  狄仁杰还在认真的观望明世隐和李白二人,突然被身后的声音吓了跳,急忙转身却什么人也没有。

  「你且知是谁不重要。」那人说道:「不过我倒是想知道,你和太白什么关系……」说到此,倒有几分醋意。

  「什么也不是?」那人悄悄走进狄仁杰身后架住,反问「既如此,你且告诉我,太白为何如此护你!」

  「吃醋?」那人哼了声「怎么可能。」说着便走到狄仁杰身前,指间抬起狄仁杰下颌「叫人笑话,不知好歹的东西。」身影也慢慢浮现。

  糟了!狄仁杰内心暗叫不好,随后想了想,道:「前些日子,听下属说过,才有此猜测。」

  「真够**。」说着兰陵王推了把狄仁杰「你最好收起你对太白的妄想,要不由你好看!」语落,也不再和狄仁杰一般见识,转身离去。

  见兰陵王远去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眼帘,狄仁杰紧绷的神经,这才得以放松,收起嬉笑,叹口气「还好,没被识破……」

  狄仁杰冷着一张脸,坐在茶楼靠角落的位上,手里拿着那本穿越剧情手册,脸色越发阴沉。

  狄仁杰猛然将穿越剧情手册拍在桌上,在热闹的白日,声音意外不大,但却足足将李白吓的差点从椅上跳起……

  李白迷糊之际,先是盼了盼四周,这才看向了狄仁杰,最终停驻在了桌上那本穿越剧情手册。

  愣了半响,才鼓起勇气般的启唇说道:「怀英你且不气,这事或许还有挽留的余地……」李白再说这话时,显然底气不足,总是小心翼翼的抬眼偷瞄狄仁杰的表情,深怕自己说错话似的。

  「怀英你想你不是万分不愿,现在好了,这任务直接没了。」顿了顿,李白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这不是皆大欢喜吗。」

  「皆大欢喜?」狄仁杰蹙紧眉,抬眸看向身前笑着灿烂的李白,指间抚着下颌,似是在思考什么一般。半响,闭了闭眸,这才开口又言:「你且告诉我,何为皆大欢喜?」

  狄仁杰此刻很是气愤,恨不得一套技能全砸在李白身上,好发泄他那满腔的怒火。

  之前的任务也就大街上,悄咪咪的随口说下那羞人的话语罢了,反正也就他自己听着,李白知道而已。可如今,这任务要他,当着全长安人的面,宣告他心悦李白,要正式追求李白……这都是什么跟什么?他可拉不下脸,做出这么个事来!

  李白闻言,便知狄仁杰的心思,毕竟像狄仁杰这般固执古板的人,怎么可能拉下脸去实践。

  说实话,即使如此,李白还是有些高兴,先不提狄仁杰是否会实践,就言一句,狄仁杰为了离开这书中世界,必然会当着众人的面,扬言他心悦自己,并要追求自己。光是如此,李白一颗心便碰碰跳的不停,纵使事后要他被狄仁杰爆打一顿、跪令牌,他都毫无怨言。

  毕竟这幸福来的太突然,李白发觉他有些把持不住。他此刻想到:不论是谁,他真的好爱这个将他和狄仁杰送进书中世界的人阿,仿佛天使一般。

  李白还沈浸在他的快乐泉源中,一张脸帅气的脸庞,此刻傻笑得格外惹人心烦。最少是狄仁杰认为。

  皱了皱眉头,狄仁杰干脆的将穿越剧情手册砸在李白脸上,看着李白捂着脸,很是难受的模样,他的心情突然好了一些,但还是好气。

  李白献殷勤般的讨好狄仁杰,深怕狄仁杰一会不肯当着众人的面,说喜欢他一样。

  「哦?」狄仁杰绕有兴趣的看着李白,又言:「按剑仙这意思,是还想在吃一记令牌来着。」

  「不不不。」李白闻言赶忙摇头,随后似是想到什么,又急忙点头。惹得狄仁杰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狄仁杰手抚上李白脸庞,轻声说道:「傻太白,就这么希望我当众说爱你。」说着,面色不在阴沉铁青,反倒柔和不少。

  「怀英……」李白委屈巴巴的看着狄仁杰「不论要我跪令牌,还是被你打一顿都行,但白就是希望怀英能当众表态心悦白。」别于往日的痞子形象,此刻很是认真的说着:「这样白便能当着众人的面回应怀英,如此白就能理应当的伴在怀英身旁了。」

  李白此话一出,狄仁杰瞪大眼眸,着实有些被吓到。毕竟平时吊儿郎当的李白,如今竟比他想的还多,狄仁杰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得沉默不语。

  「别这样,人来人往的被看见可不好。」狄仁杰嘴上虽是这么说,但却没有半分反抗的意思。

  「有何关系,反正坐的偏远,也无人会注意到我们!」李白嗅着狄仁杰独有的气息,享受着许久不曾有过的宁静。

  与此同时,离二人不远处的一名男子,紧握手中的茶杯,力度大的茶杯都出现裂痕,险些破碎。

  「狄仁杰,我定要杀了你!」男人咬牙切齿的看着李白和狄仁杰二人,开口道:「敢和我抢男人,我便要你付出代价。」眼神凌厉。

福运来彩票|福运来彩票官网_Welcome